当前位置 : 首页 > 老挝 > 移民 > 正文

老挝人越来越在意中国

  • 2015-03-10 15:15:07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刘海棠 点击:

老挝人越来越在意中国

在中国的东南邻居中,老挝的面积23.68万平方公里,与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面积差不多。最近有外电渲染,“弱小的老挝”开始拒绝中国的某些要求,蜂拥而至的中国人似乎正变成让中老关系愈发紧张的原因之一,“有30万中国劳工来到这个内陆小国修路”,中国人开赌场引发的谋杀案件也让老挝人感到不满。老挝民间和官方到底如何看中国?是西方一些媒体说的“老挝成了中国的殖民地”,还是老挝高级官员说的“在周边国家中,中国对老挝最好”?《环球时报》记者今年两次赴老挝采访,在这个经济还显落后、民族问题也有些复杂的国家,最大的感受是中国与老挝的交往不会也不应只顾“一时的利益”。

老挝民族问题有时给中国企业出难题

同缅甸等东南亚国家一样,老挝也是个少数民族问题十分复杂的国家。老挝人统称为老挝民族,但下分为49个民族。10月中旬正是老挝的雨季,《环球时报》记者为调研老挝民族问题“跑”了一些山区地带,时断时续的雨水让本来就颠簸的山路变得更加泥泞。抵达老挝首都万象后,记者就四处联系租车公司,准备去万象以北约224公里的赛宋奔采访。一听说要去赛宋奔,几家公司都表示去那里有危险。后来当地的一位司机告诉记者,外国旅游团去赛宋奔,都需要军队护送,防止发生意外,因为那里有老挝人称的“土匪活动”。

赛宋奔地区,当地更习惯称之为“特区”,因为老挝政府几年前把这里划为经济特区,希望改变极端落后的面貌。该地区位于几省交界处,远离中心城市和交通干线,过去曾是美国扶植的老挝苗族特种部队的根据地。据说,现在美国约有30万老挝苗族移民,主要是当时的苗族老兵及其家属。在前往赛宋奔的6个小时路程里,越向山里走,村庄越贫困。看着赛宋奔的铁皮瓦房和山路上徒步的山民,想起万象街头的高级酒店和轿车,两个地方的差异令人震动,一位老挝人说“万象是天堂”的话也在记者耳边响起。

在前往赛宋奔采访的路上,记者看到一个名叫“南累克”的水电站,最终“敢”拉记者进山的老挝司机顺蓬告诉记者,那是10年前中国公司建设的,对百姓生活帮助很大。据记者了解,老挝发电运营中的16个水电站,有7个是中国公司承建的。由于绝大多数水电站位于老挝少数民族聚居地区,部分地区还有武装力量活动,给中资项目带来潜在威胁。

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老挝经理部王永填告诉记者,几年前,公司在老挝东北部川圹省建设南梦3号水电站时,由于老挝国家电力公司对1000多苗族人的搬迁补偿不到位,村民一度持枪围堵施工现场,工程被迫停工3天,造成每天15万美元的巨大损失。虽然老挝政府派出高级官员解决了争端,并且在施工期间一直派出军队实施保护,但在一个不稳定状态下施工对人员和项目都十分不利。据王永填介绍,一些项目地点民族众多、风俗各异,如果不了解情况,很容易触动少数民族的忌讳。而且,一些少数民族与老挝政府存在冲突,会误解中国公司的勘探和施工是替政府做侵犯少数民族利益的事情。

磨丁赌场“耽误”中国修路

在万象生活了几十年的华人林先生告诉记者,万象地区因为与越南、泰国距离很近,受这两个国家影响更大。林先生说,中国对老挝的影响力主要在老挝北部,因为与中国交流广泛,那里很多老挝人都会说汉语。老挝北部的磨丁就是林先生说的“很多老挝人都会说汉语”的地方。在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等国外媒体的报道中,老挝的磨丁“已成为不折不扣的一块中国飞地”,在磨丁经济特区,所有路牌几乎都有中文标识,还有中国人在那里开起了赌场。

今年年初,《环球时报》记者为采访昆曼公路,专门来到磨丁口岸。记者住宿的磨丁小镇被当地人称为“新磨丁”,不少头脑灵活的老挝人在镇上开起了小旅馆和小餐厅,接待随着昆曼公路开通越来越多的车流和人流。由于这里与中国云南磨憨口岸相接壤,不少当地人做起了进出口生意。几公里外的“老磨丁”于2003年9月开发成俗称“中国黄金城”的磨丁经济特区,不少老挝人在里面租个铺面,销售中国、老挝和泰国的商品,月收入有时高达数千元人民币。但当地村民素猜也向记者抱怨,有不少中国商贩抢了他们的饭碗。据了解,目前在老挝从事小商品销售的中国人就有6万人左右,而老挝的总人口只有600万。

在中国连接万象、曼谷、吉隆坡和新加坡等东南亚各国首都的铁路网中,磨丁是驶出中国的第一站。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今年6月曾以“中国将铁路延伸至东南亚:老挝还是国外吗”为题,介绍了老挝官员及民众对中国在老挝修建铁路的看法。文章说,尽管一些2005年就因中国人修赌场而搬迁过的村民私下抱怨说他们受到不公待遇,但那些房屋不在铁路边上的村民表示:“修建一条铁路真好。我盼着火车来到这里,因为它能改善我们的生活。”文章还说,该雄心勃勃的建设项目彰显了中国在长期依赖西方援助的老挝不断增长的影响力。法新社在报道“中国铁路给老挝村民带来巨变”时提到,有近千老挝北部山区的村民“完全有理由怨恨在村庄中心施工的中国工人”,但老挝政府为建成该国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铁路,结束当地“刀耕火种”的状态,必须实施搬迁计划。

(上接第七版)中国在磨丁修公路也始终被外界关注。新加坡《海峡时报》曾把磨丁经济特区形容为“小中国”,通过在老挝修建公路和铁路的宏伟计划,“中国在老挝日益增加的足迹在磨丁显而易见,使老挝这个几世纪来的战略要地如今成为中国和东盟之间的门户”。但近日有不少报道称,中国在老挝东北部陷入困境。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20日报道说,9月中旬一条连接泰国难府和老挝乌多姆赛省的两车道柏油路开通,但由于老挝与中国发生纠纷,连接这条路和老挝国道的桥梁还没有修建,此路成了“死路”。文章评论说,为实施建设项目,中方已向老挝输送了30万名中国工人,这成为两国关系紧张的一个原因。驻曼谷的新加坡记者哈辛纳·科亚库替12日在耶鲁全球化研究中心的官方网站撰文称,声势浩大的通往中国的“东方高速公路”迟迟没有建成,彰显中国与弱小邻国的矛盾。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挝官员认为,中老跨境公路桥建设搁置的原因还包括“老挝要求中国提供太多援助和资金以及严厉谴责中国人开办的赌场”。为了当地经济发展,老挝原本允许特区开设赌场。美国《福布斯》杂志8月8日在描述磨丁赌场、娱乐场曾经的“盛况”时称,磨丁已完全变成了中国的“殖民地”,但当中国政府要求老挝关闭这些赌场后,磨丁变为一座“鬼城”。而也有老挝当地媒体报道说,一系列与赌博有关的谋杀事件发生后,老挝政府决定关闭该城赌场。

“在周边国家中,中国对老挝最好”

通过在老挝的采访,记者感觉得出来大多数老挝人还是欢迎中国企业的。记者聘请的司机顺蓬说,老挝土地多,人口少,搬迁没有问题。中国公司帮助建设水电站、道路,是当地百姓很高兴的事情,因为生活方便了。

在老挝中国商会备案的中国公司约有300家,多数守法经营、树立了良好形象。但是也存在一些倒卖矿权、违约合同的现象,还有的公司不按照诺言收购农民产品,引起不满。川圹省山区的农民威洛告诉记者,村里的人按照拆迁时的协议种植了木薯,但是由于质量不太好,中国公司拒绝收购,但那是村民的唯一收入,不收购就会影响全家生活。

记者从老挝采访回来后,看到有些媒体还在议论,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壮大,中国的东南邻国越来越感到不安,甚至“弱小的老挝”都开始拒绝中国的某些要求。但日本《东京新闻》前两天刊登了日本防卫大学校长五百旗头真的一篇文章,他9月下旬在走访多个东南亚国家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老挝、柬埔寨乃至泰国均基本上像对待自然现象一样,平静地接受了中国成为大国的事实,这些国家秉性温和,只好顺势而生。”这些议论,或许都不能代表老挝官方对中国的真实立场,老中合作委员会秘书长西昆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周边国家中,中国对老挝最好,两国人民之间的感情与其他国家相比不一样。”老挝国家主席朱马里今年9月访问中国水电集团公司时,赞扬中国对老挝经济建设提供了无私的帮助,为老挝人民带来了就业并创造了收入。

 

分享到: